4月 • 4话

你有没有看过,一个学校的老师与同学对盲眼同学主动爱护有加的关怀?

你有没有看过,一个州际的比赛,校长副校长带领大家一起学习同一个口号,手势,给比赛的同学加油?

你有没有看过,有老师任何时候都拿着相机,从不厌倦捕捉看起来都是一样穿校服的同学,然后每天非常效率地把照片上载到面子书,让每个同学都好有回忆?
你又有没有体验过,被老师不停地碎碎念,不只是麻烦我们花点心思在课业,还要念你一个假期怎么越长越高,带枕头来学校是不是也还要把床和咖啡杯带来,被念可是脸上是幸福的笑容那种感觉?
 

St John’s Institution 圣约翰国中。
它真的是一个让人会觉得感激来过,可惜离开的学校。
这个颁奖典礼以后,我就再也没什么理由回来这里,感受有别于其他学校的热情与精神。
 
 
然后不知怎么搞的,最近一直在客串外拍。
两个做call centre的人,别人工作我们太闲了。所以就跟猪猪蔡一块儿去玩了。

然后,和另一个也爱拍照的朋友,从喝茶变成无计划性的摄影环节。

 
 
结果,我真的去海边散心了。
3天2夜。停泊岛,真的很美。
划了3小时的独木舟,结果把自己变成会脱皮的黑鬼。
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自信,还是观念的改变,
晒到不均匀的脸和手脚竟然不介意别人看到,还自以为是地认命兼相信很快会恢复。
可是还是不希望,有人会笑我 :3
 
4月27日。
我为我的人生做出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。

One thought on “4月 • 4话

Leave a Reply